第七百五十九章 白马非马
作者:风月      更新:2020-08-02 03:41      字数:8356
  美德之剑的光焰爆发,横扫!

  所过之处,一切负面源质在剑刃的烧灼之下嗤嗤作响。

  但随时随地,却有更多的头发再生,源源不断的消耗着槐诗的体力,将他死死的压制在了原地,邪眼不断的从发丝中浮现,阴冷的目光宛如刀锋纵横交错。

  轰鸣里,两侧废弃的建筑物不断坍塌。.x81z

  槐诗,步步后退。

  可心中却生起了一丝庆幸和恍悟……

  还好,还好,来的不是像噩梦之眼里的大阿修罗·艾弗利那样的强者,否则今天就死在这里了。

  就当愤怒的百目鬼一步步从迷梦之雾里浮现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一张脸上恍然的神情,好像难以置信一样,看着他自己,疑惑的低语:

  “原来四阶里也有像你一样这么弱的人啊……”

  ?

  ??

  ???

  在瞬间的错愕中,百目鬼竟然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可当察觉到槐诗脸上货真价实的庆幸时,便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狂怒和悲愤。

  弱?

  隔着三阶和四阶之间的庞大天渊,被一个年龄还不足自己五分之一的毛头小鬼居高临下的俯瞰。

  拜托,你很弱诶。

  并不是可以的羞辱,可这样的神情和话语,所带来的震怒乃是羞辱的千百倍!

  “给我死!!!”

  无数黑发剧震,宛如喷泉一般喷薄而出,他彻底的从人的形态解放,化作黑暗的洪流,浩荡席卷。

  在蠕动的黑发所过之处,一双双狰狞的眼眸从地上、水中、断墙、残壁之间睁开,恶毒的眼瞳死死的盯着槐诗,甚至反向渗透着迷梦之雾,侵蚀着这一片雾气,源源不断的将巨大的眼睛睁开,封锁着他所有躲闪的空间。

  自外而内,寸寸收缩!

  直到槐诗打了一个响指。

  黑暗涌动如潮,自他的阴影中升起,化为具现的门扉,紧接着,轰然洞开。

  无数猩红的光芒从其中浮现。

  嗜血之眼。

  “圣哉!”

  铁光涌动,鸦潮席卷,在转瞬间,像是万丈潮汐那样飞扑而出!

  “差点忘了,还有这招!”

  槐诗挥手,瞬间,曾经的九只衔烛之鸦骤然一震,庞大的躯壳之上涌现光芒,愤怒、悲悯、痛苦、怨憎……源质武装附着完成。

  浩荡的鸦潮竟然向着百目鬼发起了反扑!

  铁翼如刀,冲破了那些发丝的纠缠,锋锐的爪子和长喙抬起,冲着那些睁开的眼睛疯狂进攻。

  每睁开一只眼睛就有一双眼睛被啄瞎,每缠住一只乌鸦就有两只乌鸦挣脱束缚,每杀死一只飞鸟,就有两只飞鸟在无数睁开的眼瞳之中刻下伤痕。

  毫不顾忌牺牲和死亡,近乎以命换伤一样疯狂的对敌人施加着痛苦。

  哪怕是被绞死在头发,被邪眼穿刺,分崩离析,也会再度以源质的形态回归迷梦之笼,观看着前线乌鸦传来的景象,大感刺激。

  伴随着一道惨烈的尖叫,无数血泪自破裂的眼瞳之中喷薄而出,就像是无数猩红的溪流一样彼此汇聚,在暴雨积蓄的水泊中渲染成猩红的海。

  蠕动的锋锐头发横扫,那些随灭随生的眼睛喷薄邪光,纵横交错,恨恨逼退了鸦群的袭击之后,一个苍老而狰狞的身影就从血中浮现,双目之上遍布裂痕,喷薄出愤恨的光。

  老人发狂咆哮:“你根本就不是怀纸素人!!!!”

  “我是怀纸素人啊。”

  槐诗耸肩,“只不过……怀纸素人不是我而已。”

  在他的身后,阴影之中,有娇弱少女的身姿缓缓浮现,名为怀纸素子的替身自此睁开眼眸,手握怨憎之刃。

  而槐诗,挥手再度拔出美德之剑。

  两张轮廓相似又截然不同的面孔抬起,对着愕然的百目鬼露出微笑:“既然在这里面不用担心掉马甲……那就,暂时用这一招陪你玩玩吧。”

  那一瞬,迷梦之雾再度升腾而起。

  埋骨圣所的黑暗中无数残影飞扑扩散。

  以恶念和堕落神性所凝聚的诅咒,百试不爽的杀人方法完全无法起效。

  堪比刀剑的怨缠之发遭遇了更加锋锐的武器,负面源质被更加诡异和神圣的属性所克制之后,震怒的百目鬼发现,自己的爪牙竟然已经好无用武之处。

  可不等他仔细思索、认真分析,那两张诡异无比的面孔便已经自左右两侧呼啸而至。

  超限状态,解放!

  雨水化为蒸汽,蒸腾而起,禹步突进,结合了鼓手的发劲方式之后,形态各异的两把武器完美无缺的配合在同一处,形成了交错的闪光。

  一道十字的残痕自空气中浮现,凄厉的爆响轰鸣。

  苍老的百目鬼的双手一震,双手上两道价格不菲的边境遗物竟然崩出了两道裂痕,感受到了诡异无比的源质冲击。

  可不等他反应过来,两个后撤的身影竟然不可思议的破空而至!

  ——影葬穿梭!

  在瞬间从源质转化为阴影,再从阴影之中具现,狰狞的铁锤已经喷薄出狂暴的尾焰,随着怀纸素子的跃起,向着百目鬼兜头砸落!

  无数交错的头发化为盾牌,阻挡,邪眼横扫,紧接着背后传来破碎的身影。

  悲悯之枪的辉煌姿态已经贯穿了层层防御,伴随着鸢尾花的清香,青冠龙的时光剧毒随着枪刃一同贯入了他的肩膀。

  一触即收,便化为了阴影,自邪眼的凝视之中溃散,自死角再度重聚之后,美德之剑横扫,炽热的辉光一闪而逝,自百目鬼的胸前斩了一道焦黑的裂口。

  而愤怒之斧已经随着怀纸素子的横扫,对准百目鬼毫无防备的脖颈斩落!

  悲伤之索的形态自空中凝聚而出,瞬间收缩,就好像曾经无数蛇发纠缠在槐诗身上一样,锁链摩擦,火花飞迸。

  锁住了百目鬼关键的一瞬。

  愤怒的火光呼啸,在他的脖颈之上斩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紧接着,斧刃就被从裂口中延伸出的头发给纠缠住了。

  千百道包含恶意的锋锐发丝向着四周无差别的飞出,将那些扩散的阴影轮廓一个有一个又一个的撕裂。

  大地轰然一震,再一震。

  随着少司命残影的破碎,一道又一道的火光亮起。

  爆炸!

  数十道金属炸弹连续不断的迸发轰鸣,粘稠的金属燃料泼洒在空中,又化作火雨从天而降。

  近在咫尺的爆炸只是让百目鬼略微的恍神,可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一前一后站定的两个身影。

  齐齐的,对他露出笑容。

  下一瞬,和弦的庄严嗡鸣撕裂的暴雨的声响,回荡在天地之间。

  这是由槐诗和怀纸素子两具躯壳在同一瞬间爆发的所有力量,结合了源质运用之后,最为纯粹的破坏技巧降临在了百目鬼的身上。

  ——双重龙骧!!!

  只是瞬息,当铁光消散的同时,千疮百孔的百目鬼躯壳轰然炸裂。

  从其中飞出的却不是鲜血,而是无数蚊蝇毒虫,冲破了暴雨,再次凝聚成型!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对于四阶而言,形骸的破碎只不过是略微消耗源质便可以修补,比起肉体上的创伤,灵魂上遭受的冲击和侵蚀反而更加让他难以忍受。

  含恨反击!

  可这一次,那千百道眼眸喷出邪光后,苍老的百目鬼浑身发丝剧震,竟然拔地而起,冲上天空,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逃窜!

  太邪门了!

  他已经被槐诗层出不穷的各种边境遗物,地狱大群,乃至那惊神骇鬼的一剑所震慑……甚至感受到了隐隐的死亡威胁!

  当机立断,放弃了这一任务!

  简直毫不知羞耻,竟然在远弱于自己的对手面前选择了逃亡——

  可惜,已经晚了。

  与此同时,从在快递鸦的运送之下,迷梦之雾里响起了别西卜兴奋的欢呼。

  “爷来力!!!”

  保险柜里待了快一个月之后,它此刻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迫不及待的跳进槐诗手里,连声催促:“快快快,射他!射他!射他!”

  只可惜,槐诗刚刚举起枪,就感觉到空气中迅速降低的温度。

  抬起的枪口在别西卜的惨叫里又放了下来。

  看来用不着他动手了……

  其他的到还好,蝇王一旦开枪,迷梦之雾恐怕还真罩不住。

  “你妈的人头狗不得好死啊——”

  蝇王悲愤咆哮。

  而天空中,无数霜色的光华浮现。

  神迹刻印·霜雹灾!

  数公里之外,接到生天目电话火速赶来的劳伦斯已经挽起了袖子,抬起了遍布着秘仪矩阵的右手,向着前方捞出。

  恐怖的寒意扩散,将整个大楼彻底冰封。

  而在遥远的天空之中,飞遁的百目鬼动作戛然而止。

  好像被无形的手掌握紧一样,惊恐的回头,想要纵声尖叫,却发不出声音。

  身体在寒意的侵袭之下不断的变化,可不论是化为发丝,还是通过异国的神性变成无数毒虫,都无法摆脱那一道神迹的笼罩,甚至死的更快!

  转瞬间,就化为了一座冰雕,自无声的哀鸣中坠落。

  砸碎了棚屋之后,沦落进尘埃里。

  冰层扩散,寒意席卷。

  他的身体在霜色的覆盖下迅速龟裂,冰层不断脱落,可不论血肉如何再生,从躯壳中不断穿刺的冰棱都会再度施加破坏。

  那扩散的冰霜,竟然在抽取他的源质!

  原本令槐诗无比棘手的旺盛生命力,此刻反而变成了冰霜的原料,源源不断的杀死他自己。

  强者自溃。

  百目鬼想要再度睁开邪眼,可那些负面源质每一次凝聚都会招致冰棱的穿刺,甚至连像样的反抗都无法做出。

  当他艰难的挣扎,爬出废墟的时候,便通过破碎的眼眸,窥见了那个伫立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

  正低头,冷漠俯瞰。

  他张口,想要说话,可随着剧烈的呛咳,便有冻结的血液从肺腑中喷出。

  “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

  槐诗轻声问:“说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