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端午
作者:任秋溟      更新:2020-11-19 22:49      字数:5328
  这个刺客有毛病剑未佩妥,出门便是江湖第二百一十七章端午清风徐来,吹起几片银杏的叶子。

  白鸽吃完了窝窝头的碎屑,展翅飞向远方。

  空蝉也已经看完了新的江湖榜从上到下的全部名单,看向空明:“蜂巢莫不是疯了?”

  这份江湖榜可以说没有什么问题。

  不要说没有问题了,可以说,这是目前为止,蜂巢所发布出来的最靠谱的一份江湖榜。

  但是——有时候这么靠谱真的好吗?

  大家揣着糊涂装明白多好啊。

  为彼此多少还留着一分颜面。

  “蜂巢没有疯,相反,他们聪明的很。”空明神僧叹了口气,右手轻轻一划,之前跑掉的几片金黄的银杏叶子又打着旋飞了回来,重新回到了落叶堆中。

  “蜂巢内部,或许已经发生了我们想象不到的大变故。”

  “什么变故会让蜂巢发布一份这样的江湖榜?”空蝉不由问道。络,除了暗杀任务之外,蜂巢还贩卖各种各样的情报,帮助别人寻找神兵利器武功秘籍的工作,蜂巢也不会拒绝。

  可以说蜂巢是整个江湖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但是现在,蜂巢自己出了问题。

  就真的很烦人了。

  “大概是只有真正的大变故了。”空明看着空蝉:“对于秦这个人,你了解多少?”

  空蝉摇了摇头:“只知道他是蜂巢的重要干部,但是究竟他什么来历,什么武功,我们对他所知甚少,毕竟,一直以来,蜂巢强者辈出,但是唯独与秦无关。”

  “我们所最为忌惮的,要属那个获得易茗称号的蜂巢刺客,也便是如今的何萍。”

  “但是何萍只位列第四。”空明叹了口气说道:“江湖榜前十中,秦位列第一,何萍位列第四,而这个方别,竟然可以位列第六。”

  “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之前那个杀死宁欢的华山令狐冲。”

  “我记得不错的话,方别是何萍的弟子,不过如今年纪尚轻,你下山的时候去过洛城,是否见过这个少年,又感觉这个少年是否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实力?”

  空蝉沉默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他确实见过方别。

  但是他所见的方别没有引起他的一丝注意。

  或者说,那个时候的方别身边被太多耀眼的人物所环绕,以至于他激不起别人的半点兴趣。

  但是大概——这就是方别的谋略之一吧。

  隐藏在群星之中,自己也不会引人注意。

  “所以说这一次,蜂巢所隐藏的高手也全数暴露了出来。”空蝉看着空明说道:“还有,释然也在上面。”

  释然便是端午,端午便是释然。

  上次空蝉下山,遭遇宁欢袭击的时候,最后就是释然出手相救。

  那个时候释然的年纪武功几乎暴露无遗,这样正宗的少林功法,还是最顶级的武功,让人几乎很轻易就能够猜测出来他的身份。

  空蝉自然是猜测出来了。

  但是他邀请端午回山的时候,却被端午拒绝了。

  “你还记得端午来的那年吗?”空明开口说道。

  “那年少林下了很大的雪。”空蝉略带回忆地说道:“薛施主冒雪上山,只带了两个人。”

  “他一手拉着那个小姑娘,一手抱着那个婴儿,大雪纷飞,却没有一片雪落在他的身上。”

  “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间上山,并且带了这样两个人。”

  “可是更让我们想不到的,是他的要求。”

  “小薛施主体弱多病,所以寻求佛法来帮助,这倒是人之常情。”空明叹了口气说道:“当时我已经不再收徒,倒是空悟师弟,很喜欢小薛施主,提出要收她为徒,让小薛施主在家修行,便可逢凶化吉。”

  “只是偏偏没有想到,薛施主并不想让独女步入佛门,却想让我们收下他怀中那个婴儿。”

  “这转眼之间,就是十几年过去了。”

  “一年多前,薛施主传出来意外,寺内也颇有些不平静,因此空悟师弟最终才会选择带释然远赴异国,以求取舍利子的方式,来躲避寺中的祸患,却没有想到,自己反而遭遇了另外一番祸事。”

  提起过往种种,即使空明神僧佛法深厚,也不由有一些为之感慨。

  毕竟这世间造化弄人,想要超脱其中,实在是难上加难。

  “释然师侄确实佛法深厚,在武道上的造诣,也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空蝉叹了口气说道:“但是看而今,恐怕佛门净地,也不是什么一方净土。”

  “别的不说,就空悟师弟去求取舍利子的消息如何泄露出去的,就是一桩说不清的公案。”

  “说不清那就不说。”空明摇头说道。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少林卷入这场惊涛骇浪之中。”

  “所以师兄打算……”空蝉看着空明。

  空明静静挥动手中的扫把。

  落叶归根,片片金黄。

  哪怕凉风徐起,依然波澜不惊。

  “少林寺,从今日起。”

  “封山一年。”

  ……

  ……

  端午睁开了眼睛。

  他睡在一个狭小黑暗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中有潺潺的水声。

  为什么这个世界一直找不到端午的踪迹,因为端午从来没有在世间行走。

  他只是睡了过去。

  并且,是在最危险的地方睡了过去。

  而他现在苏醒之后,就用手轻轻推了推左侧的木板。

  木板被推开,外面也是一片黑暗。

  只是更加的潮湿,水声也更大了。

  端午摸了摸肚子。

  无论是谁,睡了这么久之后也会饿。

  于是他手静静向上摸了摸。

  上面有一个油纸包,一个羊皮囊。

  油纸包中的是馒头。

  羊皮囊中的是清水。

  虽然只有干馒头和清水,但是端午依然将这些吃的一干二净。

  吃完之后,端午拍了拍肚子,然后从木板打开的空隙中一跃而下。

  木板下便是江水。

  他所在的地方便是大船。

  在这过去的时间里,端午一直都沉睡在这个大船的角落,没有人会找到他,也没有人能够找到他。

  而现在,他醒了。

  他跃入江水之中,然后在水底,如同游鱼一样快速游去。

  无声无息。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