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会面
作者:任秋溟      更新:2020-11-20 23:54      字数:10670
  这些天当然发生了很多变化。

  或者说,这些变化让方别都有些目不暇接。

  比如薛铃成了蜂后。

  比如薛铃成了蜂后。

  再比如说薛铃成了蜂后。

  “当初我真的只是随便一说!”盛君千叫屈说道。

  “那么非常恭喜你乌鸦嘴成功。”方别笑了笑。

  “所以你不生气?”盛君千看着方别。

  “我为什么要生气?”方别平静说道,脸上果然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如果我是你,我肯定生气,再怎么着也不能认贼作父,为虎作伥吧。”盛君千说道。

  “所以要先分清谁是虎,谁是贼。”方别静静说道:“还有很多情报的,我们先一个一个看着吧。”

  这里确实有很多情报。

  每一个铜管都代表着一个蜂巢发布的情报,根据时间线自上而下,很快,方别三人就了解了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感觉现在外面的世界可能已经不需要你了。”盛君千看着方别认真说道。

  “或许吧。”方别平淡笑了笑:“不过确实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

  很多奇妙的事情。

  秦能够掌控蜂巢已经是意料之中了,然后是薛铃被秦选择来取代蜂后的位置,随后薛铃牵头开始搜寻霄魂客栈四散的人员,再到吕渊前来,何萍最终被秦所擒获。

  再到最新的这张江湖榜。

  值得一提的是,盛君千情绪稳定。

  “老子甲榜守门员不是已经是公认的事实吗?”盛君千如是说道。

  不过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情,接下来,就要看该怎么做了。

  “所以我们究竟该怎么做?”盛君千看着方别问道。

  “其实我感觉继续在这里呆着挺好的。”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既然连何萍都被抓起来了,蜂巢也彻底被敌人控制,而圣人也不是能相信的人。

  面对这样的情形,总感觉继续自闭下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可以继续待到天荒地老。”方别看了盛君千一眼,又拍了拍端午的肩膀。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差不多可以出去走走看看了。”

  ……

  ……

  烛火悠悠,紫壶飘香。

  霍萤一身白衣,坐在烛火前,看着眼前正在烹茶的紫砂壶。

  烛光闪烁,少女脸上的光影也有些阴晴不定。

  而正在这个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婉转的鸟叫声。

  霍萤的表情瞬间动颜了一下。

  然后抿住嘴唇,一声清脆的黄鹂叫声从她口中发出。

  冬夜重新恢复了宁静。

  而一个年轻人慢慢跳窗而入,就像在自己家中一样随便,他走到紫砂壶前,轻轻嗅了嗅其中的香气。

  “咦,猴魁?”方别开口说道。

  霍萤看着眼前的少年,并不开口说话。

  方别则拎起紫砂壶,打开壶盖看了看,只见其中茶叶两叶抱芽,平扁挺直,自然舒展,白毫隐伏。

  “好茶,还是太平猴魁。”方别赞道:“猴魁两头尖,不散不翘不卷边。”

  这样说着,方别静静向着壶边的茶杯倒出一条细线,只见茶水在杯壁中碰撞,最终静止,茶汤青绿明净,香气中兰香扑鼻。

  “所以你过来只是为了喝茶吗?”霍萤看着眼前的方别,终于开口说道。

  颇有种你这个孙猴子是个定身法把七仙女都给定住了,但是自己却只顾着摘桃子吃。

  “不然呢?”方别回头看向霍萤。

  霍萤抿嘴笑了笑:“你至少不得提个篮子?”

  方别指尖一弹,一杯茶就飞到了霍萤面前,他看着霍萤的脸:“你见过萍姐对吧。”

  霍萤轻轻点头:“见过。”

  “那么萍姐是怎么被擒到的?”方别继续问道。

  关于被擒的细节,之前方别所获得的情报中语焉不详。

  霍萤叹了口气说道:“吕渊被那个人派来谈判,最终谈判破裂,之前萍姐得到了消息,在一旁暗中窥探,并且在吕渊即将被杀死的时候出手相救。”

  方别点了点头:“伤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霍萤看着方别:“萍姐让我看过了,吕渊的伤势确实很重,但是同时,也透着一点蹊跷。”

  “什么蹊跷?”方别问道。

  “伤得太巧。”霍萤说道:“不轻又不重,不大又不小。”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你就知道吕渊可能有鬼了?”方别问道。

  “吕渊是送薛铃进客栈的关键人物,他一直以来都有鬼的。”霍萤说道:“我建议萍姐把他杀了了事。”

  “然后萍姐拒绝了?”方别问道。

  霍萤点头。

  “她说她目前找不到你,一直在外面也不是办法,如果能够趁机回到蜂巢,或许也不是坏事。”

  “因为在目前的局势发展下,萍姐对秦还大有用处。”

  方别看着霍萤:“这也是你出的主意?”

  霍萤点了点头。

  方别叹了口气:“然后你就留在这边等我?”

  “除了我等你,还有谁能等你。”霍萤平静说道。

  “喝茶吧,快凉了。”方别指着霍萤面前的茶水说道:“太平猴魁可不好找,你从哪里弄来的?”

  霍萤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杯沿,啜饮了一小口,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方别:“你猜?”

  “太平猴魁是黄山那边产的茶,距离这边也有好几百里的路程,上好的猴魁产量不高,你这猴魁却是不折不扣的上品。”方别看着霍萤:“你和黄山的陆家搭上线了?”

  “什么叫做搭上线了。”霍萤摇头说道:“他们本身就是霍家的附属家族。”

  “只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对吧?”方别笑了笑:“不过无论如何,他们愿意把猴魁茶给你,至少也说明对你这个光杆家主还是认可的。”

  “对了。”方别话锋一转。

  “蜂后殿下在哪里?”

  霍萤看着方别:“萍姐说,如果你问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我就回答她在该在的地方。”

  方别点了点头:“那我要去找她。”

  霍萤沉默片刻。

  “好的。”

  ……

  ……

  蜂后在哪里。

  蜂后在烟波飘摇的海上。

  毕竟在海上,是真的没有蜜蜂的。

  月色明净,一艘小船悄无声息地接近了这艘海面上的大船,然后并没有什么招呼,一个黑影如同猿猴一样,轻松地攀附着光滑的船体,最终来到了船上。

  蜂后正在睡觉。

  这一个月来,因为很多关系,她被照顾地很好。

  也有她本来就会东瀛语的关系,也因为她地位特殊,所以她住的是燕九让出来的房间,衣食住行都安排的相当妥当,吃的也是刚打捞上来的上等海鲜,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可挑剔。

  只是有一点,那就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离开。

  毕竟一直在海上漂泊,即使是这些东瀛人也无法忍受,归国之心如箭,其实燕九已经来问过了蜂后几次,但是蜂后始终还想再等一等。

  不过这也已经是极限了。

  蜂后答应,在月圆之前,如果还没有人来,那么就起锚离开。

  今天是十一月十三。

  距离月圆,只剩下两天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蜂后听到了门外轻轻的敲门声。

  “是谁?”蜂后立刻开口说道。

  虽然说长期养尊处优,但是她毕竟是蜂巢的蜂后,从小就接受着各种专业的训练,就算是在武功上,也有可取之处,只是因为前两位蜂后殿下的教训,所以对她的培养,并不如何侧重武功。

  “是我。”门外的方别静静说道。

  蜂后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方别的声音,她轻轻抿住嘴唇:“你怎么来了?”

  “何萍呢?”

  “我方便进来吗?”方别在门外说道。

  蜂后叹了口气:“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你就不要来挖苦我了。”

  蜂后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如果我不让你进呢?”

  “那么在下就只能含恨离开了。”方别一点都不开玩笑地说道。

  “你一个人来了?”两个人隔着门交谈。

  “霍萤在替我撑船。”方别平静说道。

  “能让霍家小姐替你撑船,你也真够好意思的。”蜂后轻声说道。

  “殿下就说让不让我进吧。”方别平静说道。

  这话就说的很有歧义。

  毕竟蜂后殿下是真正的尊贵女儿家,深夜闺房,岂能够让一个男子这般擅闯?

  如果是平常时候,方别也是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请求的。

  但是如今,偏偏就不是平常情况。

  蜂后叹了口气:“你这小方别。”

  “进来吧。”

  蜂后话音未落,方别推门而入。

  这里原本是燕九的房间,算得上是整个船上条件最好的舱室,不过也是因为是燕九的房间,所以整体的装饰很不女儿家。

  方别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向着床上的蜂后半跪了下来:“委屈殿下了。”

  方别很认真地说道。

  但是这话听在蜂后的耳中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方别来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入睡,此时身上几乎只穿着一件睡衣,裹在被子里见方别,还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但是正因为如此,方别才得以窥探这位蜂后殿下的美貌。

  因为这位蜂后殿下是真的生得极美。

  白面丹唇,黑发如漆,眉如黛,眸如珠,添一分则肥,减一分太瘦,更何况如今美人新浴,方待入寝,此中缱绻婀娜,则文字不可胜述。

  如果你能够再联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子更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孙女,如假包换的公主殿下,更是蜂巢这样顶级刺客组织正牌的领袖,这多重的魅力叠加,以至于让眼前的妙龄美女更加显得奇货可居,魅力倍增。

  但是方别只是半跪着说让蜂后殿下委屈了。

  然后蜂后就有些不开心。

  她坐在床上稍微咳嗽了一下:“我有点怀疑你是不是特意挑这个时间来见我?”

  方别摇了摇头:“只是很害怕这么久过去了,殿下可能已经真的前往了东瀛,所以才不顾一切,深夜来见,还请殿下恕罪。”

  说到这里,方别没有抬头:“不过往常见殿下,和而今的情景迥异,在下也感觉有些唐突了。”

  所以你也知道吗?

  蜂后是真的有一万句脏话要说,只可惜一句都说不出口。

  “你这个时候来见我是做什么的?”蜂后开口问道。

  方别依旧没有抬头,只因为眼前的蜂后殿下实在是有些太过于诱人:“关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不知道蜂后殿下知道多少?”

  蜂后轻轻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眼线尽失,除了何萍,我几乎再无一个人可以信任。”

  “如果这次来的不是你,我大概会相信,秦已经要来取我性命了。”

  方别看着蜂后:“殿下您这倒是说错了。”

  说过这句话之后,即使是方别,也忍不住移开了眼睛。

  眼前的蜂后殿下实在是太过于光彩夺目,怪不得她平常见人都一定要蒙面。

  但是正襟危坐的场合又和眼前这样在闺房中两人密谈的气氛完全不一样,方别也是挺拘谨难受的。

  移开目光之后,方别继续说道:“秦不会取殿下性命的,不仅是因为他尚且不敢,也是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蜂后原本还为方别移开目光有点暗笑。

  毕竟无论是怎样的女儿家,至少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在意的。

  蜂后当然知道自己真的很美,但是能够美到让方别都必须移开目光不来看自己,心中那时还有些许的得意。

  可是方别后面的话,却让蜂后有些意外。

  “你这是什么意思?”蜂后忍不住问道。

  什么叫做没有必要?

  毕竟,蜂巢之中,唯独她这个蜂后的位置是不可取代的。

  整个世界,能够同时与蜂巢和那位圣人有着莫大练习之人,只剩下了她一个。

  所以秦手中能不能掌控蜂后殿下,对于秦而言非常的重要。

  “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殿下才能做蜂后得。”方别老老实实说道。

  “还有谁?”蜂后忍不住开口说道。

  她没有想到自己在船上住了一个月,外面竟然彻底变天了。

  “至少还有一个人。”方别平静说道。

  “并且,殿下也见过她。”

  蜂后是何等的冰雪聪明,方别已经提示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怎么猜不出来。

  “是薛铃吗?”蜂后开口问道。

  薛铃是薛平之女,如果是以薛平的名义反叛为乱,确实,薛平的女儿是最好的旗帜。

  方别点了点头:“正是。”

  “不愧是殿下。”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