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誓约
作者:任秋溟      更新:2020-11-21 23:47      字数:11096
  其实本质上,蜂巢的玉蜂可以是任何人,但是蜂王和蜂后只能是特定的人。

  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圣人才是蜂巢的真正创始者。

  虽然对于现在的圣人而言,蜂巢对他而言有些微不足道,不值得他自己耗费心思来管理。

  但是,圣人依然愿意将蜂巢完全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蜂后与蜂王就是这种掌控的手段体现。

  在以往,蜂后是圣人的直系后裔,蜂王则是圣人最忠心的下属,那么整个蜂巢当然是铁打一般的江山。

  而随着薛平因为圣人的猜忌而最终失踪,蜂巢原本的稳固结构出现了裂缝,秦才能够趁此机会,从而一举颠覆。

  但是即使颠覆蜂巢,依然应该有一位蜂后来作为蜂巢的象征来管理。

  况且,你并不能真的无视那位陛下。

  所以,蜂后的地位依然非常重要。

  或者说,如果蜂后不曾回归,那么秦的蜂巢就不名正言顺。

  所以秦找到了薛铃。

  薛铃是满足他反叛者的特质的。

  所以薛铃也变成了他手中的最大筹码。

  蜂后幽幽叹了口气:“真是没想到。”

  可能这一切秦想到了,但是在薛铃真的成为蜂后之前,谁能够想到薛平已死,只能成为弃子的少女还有这样的用途?

  “可见薛平大人在蜂巢中所遗留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我们曾经的想象。”方别看着蜂后平静说道:“或许就连那个人也想不到。”

  “或者说,正是因为那个人想到了,所以他才会对薛平大人动手。”

  “蜂巢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其实这段时间我偶尔也会想,就这样让秦来接手这一切也未必是坏事。”蜂后叹息说道:“虽然有一些不甘心,但是当我身在囚笼之中,必须要接受钳制的时候,也同样充满着不甘心。”

  “至少而今,当被迫失去这一切,反而感觉有那么一丝丝的轻松。”

  方别看着眼前的蜂后殿下,其实蜂后殿下的年龄比很多人想象中还要年幼一些。

  即使说没有人知道蜂后殿下具体的年龄和生日,但是毫无疑问不会很大。

  因为当初,她就是临危受命的产物。

  “我只想问您一个问题。”方别静静说道。

  少年已经慢慢开始适应眼前这位蜂后殿下的美貌了。

  这主要是因为方别千锤百炼,见的多了。

  西域那个宁夏,方别和她谈笑风生,完全不在怕的。

  “什么问题?”蜂后看着方别问道。

  方别笑了笑,看向窗外。

  窗外是海。

  海上生明月。

  “您恨他吗?”

  少年的声音轻而冷。

  这仿佛是一句咒语,瞬间封冻了整个室内的空气。

  蜂后也被咒语封印,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因为这个问题,实在太难回答。

  最终蜂后幽幽叹息,声音轻盈:“你是想听真话呢?”

  “还是想听假话?”

  方别看着眼前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静静说道:“真话和假话,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蜂后看着方别说道。

  “那您就先说假话吧。”方别说道。

  “我没有理由不恨他。”蜂后平静说道。

  但这是假话。

  方别不由笑了起来。

  “那真话呢?”方别问道。

  “既然知道了假话,真话也就没有必要知道了。”蜂后看着方别说道。

  方别也望着眼前的蜂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您会前往东瀛。”

  “您有可能在东瀛成就一番事业,乃至于重建整个蜂巢,我相信您有这个能力,因为自从您出生起,所接受的一切教育,都是为成为蜂后而准备的。”

  “但是更有可能您一事无成,但是又无法重归中土,只能在东瀛终老死去。”

  “对吗?”

  方别向蜂后描绘了她的远景。

  并且无比的真实。

  “这是你给我安排的道路。”蜂后看着方别,轻轻说道。

  这确实是方别给蜂后安排的后手,在确定秦的动机极不明确,但是一切又不曾尘埃落定的时刻,方别安排了这个后手,因为在薛铃上位之前,掌控住蜂后殿下,就等于掌控住先手。

  可是就连方别,都算漏了薛铃这一条。

  可以说人算不如天算。

  也可以说造化弄人。

  但是无论怎么说,在这场较量上,方别略逊一筹。

  “是的,这是我为殿下安排的道路,也是所有道路中最为光明有着无限潜能的道路。”方别点头说道。

  “但是倘若我只有一个人到东瀛,我能够发挥的力量有限。”蜂后紧接着说道。

  倘若何萍与蜂后一起走,那么蜂后的倚仗就会大出来许多。

  但是何萍的问题是她有伤在身,又牵挂方别,所以最终何萍选择了重新回到陆地上,这也是蜂后为什么坚持要在这里等待的原因。

  而现在方别终于亲自来了。

  “所以殿下不会一个人去东瀛。”方别看着蜂后说道。

  “所以你会跟我一起?”蜂后问道。

  如今方别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绝对是可以胜任玉蜂的位置。

  哪怕说蜂后如今并不知道,在新的江湖榜上,方别已经成为了排名第六的强者。

  这个名次,仅次于少林方丈和罗教教主。

  这就真的非常吓人了。

  “会。”方别简单说出来一个字。

  蜂后美丽的眼眸一瞬间焕发出光彩。

  “但不是现在。”方别紧接着说道。

  “那是什么时候?”蜂后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过来见一下您。”方别说道。

  这就有点你是不是存心消遣洒家的感觉了。

  蜂后看着眼前的少年,知道他进退有度,凡事谋定而后动,他来见自己,肯定有自己的原因和意图。

  否则她孤悬大海之上,音讯断绝,方别并不需要费这样大的力气来到这条船上。

  “那么现在你有答案了吗?”蜂后认真问道。

  而方别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才会有答案?”蜂后问道。

  “我要看到殿下的心意。”方别平静说道。

  “什么心意?”蜂后问道。

  方别笑了笑。

  “和那个人决裂的心意。”

  蜂后稍微吃了一惊。

  “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方别点了点头。

  方别当然清楚他在做些什么。

  他在试图策动一位公主殿下去反抗她的祖父。

  而偏偏她的祖父就是当今的圣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那个天子。

  倘若说现在依然是在蜂巢之内,面对那个手下有着无数强者与耳目的蜂后殿下,方别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的。

  但是眼前的蜂后殿下只是一个光杆司令,甚至说即将沦为弃子,那么方别所要做的一切,就变得开始有真实的可行性了。

  “殿下应该明白,您能够成为蜂后,并不是因为您是他的孙女,而在于您是上任蜂后的女儿,初代蜂后的孙女。”

  “萍姐愿意向您效忠,是为了报答上位蜂后的恩情,而不是向那位高高在上的陛下效忠。”

  “所以说,您即使不再拥有那个人的权威,蜂巢之内,依然有人愿意为您服务。”

  “还有。”方别看着蜂后殿下:“您也该知道,蜂巢苦那人久矣。”

  “否则的话,秦也聚集不了那样大的势力,甚至说在强行颠覆政变之后,到现在依旧掌控全局。”

  “当然,这和秦的绝世武力脱不开干系。”

  “但是另一方面,也和那个人过于不得人心有关。”

  方别平静说道。

  而蜂后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

  老实说,这过去的许多年,那个人对于蜂巢做过什么有利的事情吗?

  当然,最初他创建蜂巢,并且在他继位的最初,因为个人的需要,所以蜂巢曾经得到了大量的资源,以至于长足发展。

  但是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当他坐稳帝位,掌握了官方的情报工具的时候,蜂巢的定位就开始慢慢变得尴尬起来。

  他决定让蜂巢重新成为江湖的一部分,但是同时也为他搜罗天下宝物,武功秘籍,灵丹妙药。

  他就像是依附在蜂巢之上的寄生虫,贪婪地吸吮着蜂巢的养分。

  偏偏他又因此变得强大无比,以至于任何想要尝试对此进行挑战的人,他都毫不留情地进行清除和斩杀。

  初代和二代蜂后,薛平这个蜂王,都先后因为这个原因而谢幕。

  而最近的这次风波,其实根源就在于薛平这个蜂王的缺位,以至于让大多数人都感到了唇亡齿寒。

  接下来他还强行命令蜂巢对朝廷大员动手,并且获得了对蜂巢进行公开打压的理由。

  诚然,这是非常高明的权力平衡之术。

  只是,又有谁真的愿意被这样平衡?

  底层的那些不明真相的蜂巢成员暂且不说,但是对于蜂巢真正的高层而言,谁才是真正的主子他们心知肚明。

  而现在就是自己真正的主子打算刁难蜂巢,给蜂巢一点苦头吃,所以秦的这次政变,才算是顺应了大多数人的心意,才能够这样顺利地推行。

  这一切——蜂后自己又何尝不知道?

  但是偏偏她自己本质上是个傀儡。

  蜂巢历史上所有的蜂后都叛变了。

  这叫什么,这才叫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

  眼下的方别,虽然和秦并不对付,也给秦造成了一些障碍。

  但是就像秦也并不喜欢那位陛下一样。

  方别也从来不喜欢他。

  以至于在此时此刻,可以揭开大多数真相的同时,方别也向着蜂后殿下发出了她的质问。

  就是她究竟姓蒋还是姓汪。

  看着眼前有些咄咄逼人的少年,蜂后终于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所以你想听一下那个真话对吧。”

  方别点了点头。

  “那么我的真话就是。”

  蜂后看着方别。

  轻声道。

  “我恨他。”

  蜂后的假话是“我没有理由不恨他。”

  蜂后的真话是“我恨他。”

  事实上,这似乎真的没有差别,就好像方别自己也吐槽过的。

  可是两个人都明白,这之间差别很大。

  最大的差别就是——恨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蜂后说我没有理由不恨他。

  那么这些理由最终还是可以如同冰雪一般消融,露出他们关系的本质。

  那就是那个人是蜂后的祖父,是她血脉至亲之人。

  甚至说在当下。

  那位圣人就是蜂后唯一的亲人。

  但是我恨他却不一样。

  因为我本来就是恨他的。

  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这是蜂后发自内心的话,所有多余的一切,都不过是伪装罢了。

  方别忍不住笑了起来。

  蜂后也同时轻笑出口。

  “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这样的话。”蜂后幽幽说道。

  “现在殿下对我说了。”方别上前。

  一步一步。

  最终来到了蜂后的面前。

  近距离看着这位坐在床上的倾城少女。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您真实的样子。”方别静静说道。

  一语双关。

  蜂后看着方别:“但是很抱歉,今晚不能留你在这里过夜。”

  方别忍不住笑出声来。

  “没有想到殿下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但是有时候这样的玩笑也是很认真的。”蜂后平静说道。

  “还有,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用处。”

  在如今已经有新蜂后的当下。

  就好像一个皇帝出去打仗被抓了,然后国内立刻马不停蹄地立了新的皇帝。

  那么旧皇帝就可以真切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物是人非,人走茶凉。

  以至于自己连一座城门都叫不开了。

  蜂后就是如今这种情况。

  只有在极端的情况下,那位圣人能够很快地重新掌控局面,将整个蜂巢为之肃清,那个时候,圣人才有资格新立一个蜂后。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蜂后殿下本人反而不是最佳选择了。

  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权衡之下得最佳选择,可是当天平已经失衡之后,她还是有着很多历史问题的,况且,就是因为她没有掌控住蜂巢,所以才会出来秦这个祸端。

  方别摇了摇头。

  他向着蜂后伸出了手。

  少年的手纤细修长。

  蜂后微微侧起脑袋。

  不知道这个少年想要做什么。

  “您当然有自己不可替代的价值。”方别看着蜂后轻轻说道。

  “所以我想和您击掌为誓。”

  “什么誓。”蜂后问道。

  “我会让您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之巅。”方别毫不含糊地说道。

  眼神平静而清澈。

  蜂后笑了起来。

  然后少女从被褥中伸出光滑雪白的手臂,和方别清脆击掌。

  “一言为定。”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