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蜂后又见蜂后
作者:任秋溟      更新:2020-11-22 13:48      字数:5596
  应天府城外,长江之上。

  薛铃静静走入白雾缭绕的房间。

  洗澡水已经烧好。

  上好的沉香木桶,里面的浴汤充满着无数细小的气泡,以至于整体像是乳白色的牛奶。

  浴汤上并没有撒花瓣。

  本来是有的,但是薛铃不太喜欢。

  老实说,有一桶热水可以痛痛快快泡一个澡,少女已经很开心了。

  这里也没有服侍的人,本质上是薛铃对于秦给自己的侍从都不太信任,真要说信任的话,大概也只有商九歌和宁夏值得信任。

  但是让她俩来服侍自己入浴?

  虽然她们或许还真的会同意。

  可是薛铃总感觉这样做的话自己一定会折寿的。

  况且过去的这很多日子里,她早已经慢慢学会了如果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

  她静静脱去外裳,下裙,再解开腰带,褪去鞋袜和小衣。

  用手轻轻试了试水温,女孩子的洗澡水都稍微有一点点烫。

  不过薛铃的洗澡水比任何一个女孩子的洗澡水还要烫上那么一点。

  将身体沉入水中,乳白色的浴汤被薛铃的身体挤出了浴桶,拍打在地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薛铃有些舒服地发出呻吟。

  毕竟没有什么比泡热水澡更舒服的事情了。

  尤其是压力巨大的时候。

  这些天来,薛铃是真的亚历山大。

  其实到底该怎么做,如今薛铃的心中已经逐渐有了一个雏形,但是即使这样,她心中依旧有着轻微的迷茫。

  方别不在,自己必须要做出一些决定,而不能单纯地只是等待。

  但是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是对还是错。

  大概只能让时间来检验一切。

  而正在这个时候,前方的屏风传来了轻微的嗤笑声。

  薛铃下意识地一惊,然后又猛地一喜。

  她试探着轻声说道:“方别?”

  屏风后传来了少年的叹息。

  “怎么猜到的?你还是变聪明了一点嘛。”

  他依旧藏在屏风之后。

  “这里可是秦的地盘,他没有必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能够悄无声息潜入进来的人,还这么无聊的人,大概只有你一个人了。”薛铃看着屏风静静说道。

  一个正常人。

  一个正常的男人。

  在潜入一个妙龄女子的浴室,等到正在木桶里面洗澡的妹子。

  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一旁发出窃笑吗?

  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在薛铃的认知中,只有方别一个人。

  “说的也是。”方别叹了口气:“只是没有想到,我们这次见面,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因为在别的时候,大概我没有独处的时间吧。”薛铃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你躲什么,出来吧。”

  “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豪爽了!”方别满是不可思议的语气。

  “不是我豪爽,是因为你太过于没有威胁性谢谢。”薛铃看着屏风无可奈何地说道。

  怎么说呢?

  确实现在薛铃整个人泡在木桶里堪称坦诚相见,但是问题是过去她睡觉的时候方别神不知鬼不觉进她房间的次数也真不少。

  这个少年并没有什么男性的攻击性,因为这一点方别不止被一个妹子嘲讽过了。

  “还有。”薛铃继续说道:“这么久没见。”

  “我也挺想你的。”

  少女轻轻说道。

  薛铃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方别只能轻轻叹息了一声。

  “好吧。”

  这样说着,方别慢慢从屏风后走出。

  在室内有些升腾的雾气中,走出来的方别和薛铃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很大。

  或者说并没有什么变化。

  眼前的少年,穿着常穿的灰色布衣,丝毫不起眼的样子,只是表情平淡中带着令人安心的笑意。

  “知道你还活着我安心多了。”薛铃叹了口气说道。

  方别看着浴桶中的薛铃。

  “现在我很想说一件事情,但是我怕你打我。”

  “你为什么要说一件不存在的事情?”薛铃静静反问道。

  两个人的再次相见,是真的有一种老朋友的感觉了。

  “第一我打不过你,第二我就算打得过你,我也不会从浴桶里跳出来打你。”

  毕竟那个画面太美实在不敢看。

  方别想了想是真的。

  “我只是在想,我何德何能能够在一天之内见到两位蜂后殿下。”方别看着薛铃:“并且一个比一个穿的少。”

  薛铃真的感觉自己的头上青筋在微微跳动。

  这个世界上有比这更无耻的挑衅吗?

  有吗?

  没有吧!

  什么叫做一个比一个穿的少!

  老娘我愿意啊?

  但是薛铃依然乖乖地待在木桶里面,就像是被封印的女王。

  没办法,原因薛铃自己已经说过了。

  她是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去打方别的。

  哪怕说方别如此无耻且趁人之威。

  不过在最初的愤怒之后,薛铃还是平静了下来。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所以你刚刚见过那位蜂后?”

  “是的。”方别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大声喊救命让人把你抓起来?”薛铃笑着说道。

  “只要你开心得话。”方别叹了口气:“不过老实说,我在你的浴室里面被找到,恐怕你下次洗澡都没有办法安安静静地进行了。”

  毕竟最后一个盲点也被发现了。

  “也是。”薛铃叹了口气。

  “所以那位蜂后殿下是怎么说的呢?”薛铃看着方别问道:“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一个锦衣卫,怎么就成了蜂巢的蜂后了?”

  “这其中当然有个人的努力,但是更离不开历史的进程。”方别看着薛铃淡淡说道。

  “至于那位蜂后殿下所说的话,我现在要先知道,你究竟对眼前的局势了解多少?”

  “我是蜂后哎!”薛铃不开心地说道:“我现在能知道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好吧。”

  “比如说?”方别看着薛铃。

  “太多了,没有比如。”薛铃看着方别说道:“总之,你知道的我现在大多数都已经知道了。”

  “当然肯定包括为什么秦要把我找出来当蜂后这件事情。”

  “所以你就答应了?”方别问道。

  “本来我是拒绝的。”薛铃看着方别平静说道。

  “但是跑出来之后,我又想了很久。”

  “我感觉答应更好。”

  “至少可以帮我见到你。”

  “你说呢?”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