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夜奔逃志玄遇故友(为【神朝_咖啡】万赏加更)
作者:水鱼要吃素      更新:2020-11-22 12:18      字数:7460
  战后的扫尾工作可不止收治伤员这一项,还有诸如清点战利、看押俘虏、统计战损等等,今夜注定会过的漫长。

  城南的联营灯火通明,大片的火盆火把林立,空旷处还点了火堆。除了取暖,也为照明。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穿营巡视,守备格外严密。尤其关押俘虏的降兵营,外围皆是全神戒备的弓弩手,一刻也不敢放松。

  以不到万人的兵力看押三万多降兵俘虏,还有一同被看管起来的百姓,由不得众人不小心。这要是万一炸了营,后果怕是比中埋伏还糟。

  李渊的帅帐扎在北面靠近介休城门的边缘处,此刻正与王威、高君雅商议对降兵的处置。

  实在是,人太多了些,已然超出了三人的预计。

  如果只是一两万人,老李会毫不犹豫的把降兵收编,化作手里的刀子去捅晋阳城下的乱军菊花。谁叫他手里没兵呢!

  山西道的府兵都被皇帝陛下给祸祸没了,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便是两位副留守也说不出反对的话。

  加之他此前还存了降服甄翟儿的心思,捏住了此人,便等同于捏住了这些降兵,没准晋阳之围都可不战而解。

  为此,开战之前他还特意嘱咐过李世民尽量抓活的。

  但是眼下,三人都是一脸官司。

  多少人都没拿下的敌军统领,叫他打架最菜的儿子一锤给“射”死了,说出去谁特么信?

  “哎!”

  上首的老李头揉着太阳穴,心底无比的怀念右骁卫在身边的日子。

  那会儿他哪有这样的纠结啊!以右骁卫的战力,在山西这样的平原地带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压根儿不需要他劳心劳力,谁敢炸毛就骑兵突脸!

  此刻他还不知道,右骁卫已经没了。

  五千右骁卫骑兵,完整冲出乱石谷的还不到一半。就这,还是北路军中编制保持最完整的队伍。

  可惜人是保住了,马却没有。离了战马的右骁卫,战力起码丢了七成。

  酸枣县东郊,荥阳郡与东郡交界。

  段雄喘着粗气爬过一段矮坡,揉着发酸的大腿扭头看向夜色下跟随在后的士兵们。

  突围后的右骁卫并没聚在一起,而是分散各处。大部分护着刘长恭北逃东郡,还有些奔向卫南?此刻跟在他身后的还不到五百人?个个带伤。

  胸口忽然涌上一股作呕的感觉,段雄知道这是体力透支带来的反应。但他不敢停下?只能招呼着众人继续行走。

  痛打落水狗是赢家才有的福利?输者只配逃跑。

  这让他想起了四年前的那场大溃败,众人也是这般惶惶不可终日。

  那年他才十四岁?随父东征,少年意气在辽水之畔被刀枪戳得千疮百孔。但可笑的是?回来却升了官儿。皇帝喜他身材伟岸、器宇轩昂?特赐备身入府,成为一名光荣的大隋储备干部。

  年前跟随老李入河东平叛,他也因功捞了个果毅都尉的名头。结果第一月的俸禄都还没领到,就又特么成了败军之将。

  这次或许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皇帝陛下这些年对手下可是苛刻的很?有功未必给赏?但有过必定惩罚。

  “他娘的!”

  段雄叹了口气,暗骂领兵的俱是白痴,打的这叫什么窝囊仗。这次回去了干脆辞职,回老家种地去!

  便在这时,身侧的一名伙长突然推了他一下?差点把他从矮坡上给推下去。

  “某日恁……”

  段雄的脾气和长相正好相反,臭的很?扭头就要骂街。却见这名伙长正抬手指着坡下,眼睛发直道:“都、都尉?您瞧那儿有人!”

  人!

  本就神经敏感的段雄“苍啷”一声就拔了刀子,还以为是又被埋伏了。随后周围便是一连串的兵器出鞘声。跟上来的士兵不明所以?只听兵刃响动便一起拔了刀。

  但随后顺着伙长的手臂方向看时?却见远处粼粼火光映照着一个和衣侧躺的身影?貌似在睡觉。

  就一个人。

  段雄长出了一口气,把刀子收了,随即没好气的抽了身旁伙长一巴掌。

  “大惊小怪!”

  众人顺坡而下,脚步声与甲胄碰撞隐隐响起。待靠近五十步的范围,火堆旁的人影便被惊醒,激灵一下跳了起来,顺手就抄起腰间一把手弩瞄向了段雄。

  “……”

  还挺会挑!

  段雄扯了扯嘴角,下意识的握住刀柄。便在这时,又是身旁那个伙长,却是“咦”的一声,惊呼道:“是你?”

  “我?”

  睡眼惺忪的李成这会儿脑子还懵圈呢,眯着眼睛看了好半天。借着火光映照,才从对面一群溃兵的衣着上认出这是右骁卫。

  只是……

  眨了眨眼,他问了一句让段雄很想骂人的话:“你们的马呢?”

  “tui~!”

  后者不想理他并吐了口唾沫,黑着脸上前。两人近距离打了照面,这下都看清了对方的脸。

  “李队正?”

  “段校尉!”

  两人瞪圆了眼睛指着对方,随即异口同声道:“你怎么在这里?”听到对方询问,又再次异口同声的叹道:“哎,说来话长!”

  退往西面的这部分士兵分属不同营团,当初随李世民攻风陵驿的士兵在这儿的也就十几个,但巧的很,就包括段雄。

  当初他还是一营校尉,对无声摸进军营的冯月娥,啊不是,是侦查队印象很是深刻。还曾和李成比过摔跤,把后者揍了个乌眼青。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人居然会在此地见面。

  “哎呀,快快,先坐下歇歇!喝口水!”

  李成见众人这落魄惨相,便急忙上前拉着段雄走向火堆,提过自己的包袱来拿水。随后见他貌似还有伤,便又开始找针线包。

  “话说段校尉,你们这是怎么搞的?”

  “叫某志玄吧!”

  想到李成是李玄霸的手下,也算自己人,段雄便叹了口气,开始愤愤的说着此行经历,同时咒骂带兵的房崱与刘长恭。

  在他看来,只一个右骁卫便可一战而定的瓦岗军,却把他们两万多人打成这样,就是因为这两人把大家带进沟里导致的。

  “怎么会这样?”

  李成听得目瞪口呆。他知道北路军肯定会败,却没想到败得这么惨。便在这时,就听段雄道:“对了,你怎么跑来这里了?其他人呢?咳……月娥也来了么?”

  “哦,我啊……”

  李成回过神来,一面貌似答话,一面把腰间挂着的一个小葫芦拿起,拔开塞子就往他胳膊上倒。

  “嘶嗷~嚎嚎嚎!!”

  段雄一个咸鱼打挺就蹿了起来,却在即将要跑时被他一把抓住腰带给按了回去,同时对左右喊道:“快来几个人按着他!别浪费了老子的药酒!”

  “噢!”

  几个憨厚老实的右骁卫士兵很是听话的过来按着他们的长官,段雄疼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嘴里污言秽语不断,再无心听李成说什么。

  要说这货故意的,也谈不上,但没想好怎么回答却是真的。

  总不能说某黑心东家还惦记别人桃子,故意让他等在荥阳,好等大战结束后把一手情报,尤其是右骁卫的去向给带回去吧?

  他这段时间在荥阳盘桓,中途还去郑家打听过几次消息,却都毫无动静,这才忍不住又返了回来。可不等靠近瓦岗寨范围,就先遇到了段雄一行。

  当然也亏他没靠近,再往前走一天,就要一头撞进战场了。

  待到把段雄右臂上那处深可见骨的口子缝合,以麻布裹扎好,笑眯眯的看向其他人询问下一个谁来时,忽听东侧矮丘后隐隐传来马蹄声响。

  众人脸色一变,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追兵到了!

  李成豁地起身,左右看了看,便指着不远处一片小树林道:“快,你们躲进去!我在这儿拖一会儿!”

  “不,不行!”被折腾得嘴唇发白的段雄摇头道:“某不能连累你!你快走吧!”

  “靠!有没有人和你说过女人才磨磨唧唧的?少废话!你们几个,快扶着他走!”李成指着周围几个看起来眼熟的士兵吩咐,随即又赶忙收拾他的包袱,把地上的痕迹清理一翻。

  蹄声渐进,隐隐听到呼喝。众人不敢再迟疑,急忙架起段雄就跑。这边刚没入林中,后方矮丘上便出现一队骑兵身影。

  “吁~~!”

  单雄信勒住缰绳,看着火堆旁的身影面露疑惑。

  “你!”马鞭斜指,对身旁一人吩咐道:“去把那人提过来!”

  “喏!”

  属下打马而去,过不多时,貌似惊恐的李成就被贯在单雄信的马前,扶着腰子叫嚷:“别杀我啊,我有钱!我钱都给你们!”

  “将军!此人身上搜到一封书信!怕是个探子!”

  归来的骑兵还提着李成的包袱,同时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前者瞥了李成一眼,冷哼一声,拆开信口火漆。待借着火把看时,表情却是一滞。

  信是瓦岗寨某将领写给某恩公得。

  “啪!”

  老单一马鞭抽到那名骑兵的胳膊上,怒道:“某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对百姓要和善!”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