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快来杀我啊(求订阅)
作者:五柳先生      更新:2020-11-22 12:18      字数:5722
  他一边祭炼黑棒槌一边等猎杀他的人,可等了许久,也没见一个人来。

  许仙一点也不着急,继续祭炼法宝,也不算浪费时间。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老树,你说怎么没有人来?”

  树妖道:“应该是消息还没散开吧,或者他们认为您是假的,哪有被杀之人如此明目张胆让人来的?”

  许仙点头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那怎么办?现在把大旗撤了也晚了。”

  树妖摇摇头,道:“小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小的以前从未碰到过这种事。”

  许仙让树妖把大旗插到地上,道:“既然如此,那就再等一天,我就不信了,一个人也不来。”

  在极高的苍穹上,一条散发着晶莹光芒的白龙隐在云朵之中,双眼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然后一闪而逝。

  许仙对此毫无所知,把黑棒槌收回识海,让其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缓慢成长。

  招出银龙剑,开始以法力祭炼,银龙剑此时已经是极品飞剑,在晋级的话就是宝器了,许仙还是很期待的。

  银龙剑每日被他的元光法力温养,品质还在缓缓提升,剑身中布置的大阵,也被许仙完善了多次,变得愈发强大。

  “主人,天黑了,我们回去吧?”树妖双手护住屁股,小心翼翼的问道。

  许仙收起银龙剑,点点头道:“嗯,先回去吧,把大旗收了,明天我们换个地方继续等。”

  树妖一愣,急忙点头答应,只是眼里充满了鄙视。

  回到家里,许仙有些郁闷,躺到床上不想动了。

  白素贞走过来,轻笑一声,问道:“官人,你这是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许仙摆了摆手,道:“别提了,郁闷死了。”

  他坐起来,双手搭在白素贞的双肩上,认真的问道:“娘子,你说我是不是英气逼人,逼的别人都不敢靠近我?”

  白素贞直接捂着嘴轻笑,道:“官人,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怎么问这种问题?”

  “我给你说,今天我让树妖带着我去了趟黑市,你猜怎么着?竟然有人拿万两黄金加一件上品法器,让人杀我?我平时很少出门,怎么会被人悬赏呢?”

  听到许仙的话,白素贞眉头微皱,然后轻笑道:“或许是同名同姓吧。”

  许仙道:“不可能,我都看了,写的明白着呢,钱塘人氏,保安堂主人许仙,不是我是谁?”

  “难道是树妖跟着我的原因?那些人看到树妖,就不敢来杀我了?归老爷子也真是,抓这么个厉害的妖怪,明天不带他了。”

  许仙皱着眉头想了很多可能,可没有一个能说的通的。

  白素贞扶着许仙躺下,道:“官人,你就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在家休息吧。”

  许仙摇摇头道:“那可不成,我问归老爷子了,他说想快速提升修为,又想根基稳固,只有不停的战斗,修炼一道没有捷径可走,只能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原本见有人悬赏杀我,还挺生气,现在想想,却是好事,不然的话,我总不能见个人就和人斗法吧?现在有人主动陪我实战,求之不得。”

  白素贞眉头又是一皱,然后舒展开来,笑道:“好吧,等官人有了实战经验,再传授给我。”

  许仙郑重的点点头,然后一把抱住白素贞,钻进了被窝里,一夜酣战自不必提。

  树妖回到家,直接回了住处。

  还没开门,就见金拔法王从不远处走来,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法王,你这是怎么了?”树妖奇怪的看着金拔法王,不知为何会这样。

  金拔法王摆了摆手,叹息道:“唉,别提了,跟着两个小姑奶奶逛街,那叫一个累,旁边还跟着一个不差钱的归爷,累都累死了。”

  树妖眼珠一转,压低声音道:“法王,要不我们换一换?明天你陪主人出去?我替你陪两个小姑奶奶,如何?不过,以后我撑不住的时候,你也得帮我顶替一天。”

  金拔法王直接坐到地上,不屑道:“老树,你我都是妖,别来这种虚头巴脑的,你会好心顶替我?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要回去休息呢,说吧,为什么跟我换?”

  树妖嘿嘿一笑道:“唉,你说的那两个小姑奶奶只是难伺候,累一点,可咱们这位主人更难伺候,跟着他出门,丢人啊?我都想化成本体躲进山林里了。”

  “什么?主人如此嚣张?这是好事啊?和我们妖族行事风格太相似了,你怎么还受不了了?”金拔法王听完树妖一天的经历,看白痴似的看着树妖。

  树妖压低声音,无奈道:“可是我得扛着一杆巨大的旗跟着跑,上面写着许仙在此,这不是傻帽一个吗?”

  金拔法王不解道:“这有什么?反正他是主人,丢人也是他先丢,如此看来,还是我帮你吧,明天我就替你一天,我们换换,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

  树妖急忙伸出手:“法王,那我们可说定了,来,击掌为誓,可不能反悔。”

  两人击掌为誓,全都露出一个如负释重的笑容。

  树妖更是窃喜,有些事他并没有全说,他怕金拔法王不答应。

  许仙夫妇的房间,许仙已经睡着。

  白素贞爱怜的看了一眼睡着的许仙,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升起两朵红云。

  似嗔似喜的瞪了一眼熟睡中的许仙,低声道:“真是冤家啊。”

  穿上睡衣,为许仙盖了盖被子,她重新躺下。

  白素贞伸手掐算一番,喃喃道:“究竟是何人找官人的麻烦?按照卦象来看,此次官人没有性命之忧,我还要不要帮他把那些人解决掉?归成项说的也不错,修炼之路怎么可能不经历战斗?修炼界本就残酷,你争我夺,非生即死,如果我一直维护他,从长远看,反而会害了官人。”

  白素贞的内心做着激烈的挣扎,最后狠了狠心道:“明天看看情况再说吧。”

  第二天,早晨。

  吃过早饭,许仙就去找树妖。

  却看到金拔法王等在门口。

  “树妖呢?”许仙问道。

  金拔法王陪着笑道:“主人,树妖被两位小姐叫走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许仙点点头,道:“也行,那你就跟着我去吧,对了,那杆大旗……”

  金拔法王急忙道:“主人,树妖离开时,已经把大旗给我了,说让我听主人您吩咐就成。”

  两人直接出门,来到一片僻静的山谷中。

  “金拔,你把这杆旗变大,然后扛着大旗在方圆数十里内飞行,尽量让人看到,然后再回来。”

  金拔法王听了一楞,暗道:“怪不得树妖死活不来,一个金丹树妖扛着大旗满天飞确实不像样,我堂堂一个妖王,凤凰山大寨主扛着大旗招摇过市,如果碰到以往的手下,我的老脸往哪儿搁?”

  金拔法王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耳刮子,本以为是个轻松的活,没想到真这么折磨人,这里距离凤凰山可不算远,碰到手下的几率很大。

  金拔法王终于领悟到,精神折磨比肉身折磨更痛苦的道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