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商业互吹
作者:呈心      更新:2020-11-22 12:18      字数:5370
  “太,太子!”春雨吓得腿一软,跪了下去。

  温蕙仪手里的茶杯轻晃,在水洒出来之前放了下去,透过帷幔的缝隙,看到的竟真是她心心念念的太子。

  温蕙敏反应过来,把手里的帷帽往一边丢开,快速的走了出来。

  “太子哥哥,怎么是你啊?”

  “你是……”楚誉只觉眼前一亮。

  面前这个女子豆蔻年华,穿着艳丽大方,明媚活泼的仿佛枝头那刚刚绽放的花朵。尤其是那对眼睛,大大的,里面闪动着对自己的崇拜和亲昵。

  又是一个小美人儿。

  “我是——”

  “小敏,不可无礼。”

  温慧仪戴着帷帽款款而来,对着楚誉屈膝一礼:“小女温蕙仪,见过太子殿下,殿下万安。”

  这声音温婉如苏,像是一只小猫轻轻在心尖上挠过,楚誉忙伸手虚扶一把,语气放得格外温和。

  “温蕙仪,这个名字本宫倒是有些耳熟,可是温丞相的掌上明珠?”

  “殿下英明,家父正是温敦海。”温蕙仪面上微红。

  没有想到太子竟然知道她。

  “温丞相为人克己复礼,在朝兢兢业业,实乃我辈之楷模。父皇常常在本宫面前夸赞他,而你身外丞相之女,也惊才艳艳,本宫早就听闻你是京城第一才女的美名。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

  “殿下谬赞,那不过是外界抬爱小女罢了。”

  温蕙仪神色镇定,拉过一旁傻站着的温蕙敏。

  “这位是我的妹妹,小敏。小敏,还不向殿下行礼?”

  “哦,敏儿见过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万安。”温蕙敏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

  “要叫殿下。”温蕙仪小声纠正。

  “无妨。本宫想起来了,幼时两位妹妹陪着丞相夫人到过宫中,本宫还与两位妹妹说过话。”

  “太子哥哥,你还记得我们呀?当时您还送了我们每人一串珊瑚珠子,我们都有好好收藏呢。”

  “是吗?”楚誉继续朝里走,扫了一眼房间。

  “是啊是啊,太子哥哥,自从那时候起,我姐姐就——”

  温蕙仪忙拉住了温蕙敏的袖子,用眼神示意她住了嘴。

  “就如何?”楚誉回头笑着道。

  “就,就说太子哥哥温良恭谦,让我以后要向太子哥哥学习。”

  “哈哈……你真是如此说的?”楚誉目光柔和的朝温蕙仪望去。

  温敏仪点头:“是,殿下的宽厚仁德,京城无人不知。爹爹下朝后,时常在我们几个姐妹面前夸赞殿下,让我们以殿下为楷模,处处学好。”

  “温丞相真是谬赞了。”

  程昕在屏风后的软塌上假寐,这些话却是一字不落的钻了进来。

  ‘现在这一波是商业互吹,小书,这位太子挺善谈的啊。’

  ‘善谈怎么了?难道男主就不能是善谈的人设?’

  ‘你还想着男主呢?我分分钟把他踢出男主的范围了。’

  ‘这是为何?’

  ‘你敢不敢跟我先打个赌?’

  ‘什么赌?’

  ‘就赌太子不是男主。若是,我这次的任务奖励就不要了。若不是,你给我申请奖励翻倍!’

  ‘你想得美,你输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看你是不敢吧?因为你知道我赢定了。’

  小书闻言立即就炸了毛:‘有什么不敢?好,赌就赌。我就赌太子是男主。’

  程昕在心里比了个耶,竖起耳朵听外间的动静。

  “……太子哥哥过誉了。我只是个小家碧玉,只有我姐姐才配称得上是天姿国色。”

  “哦?那为何还见仪妹妹戴着帷帽,莫不是还将本宫当外人?”

  温蕙仪忙屈膝:“殿下严重了,只是小女蒲柳之姿,怕污了殿下的眼睛。”

  “仪妹妹莫要自谦了,我们自幼相识,也是缘分。如今却不知妹妹长的是何模样,倒叫本宫颇为遗憾。”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温蕙仪自是只有取下帷帽,露出一张大气婉容的脸。

  楚誉看的又是一怔。

  若是楼下偶遇的那位是出水芙蓉,那么眼前这位就是富贵牡丹,美艳的不可方物。

  好在先有之前那位和温蕙敏的姿容让他有了心里准备,这才没有太过失态。

  楚誉不由赞叹:“都说丞相夫人年轻时乃是京城第一美人,此话看是不假。二位妹妹的姿容一个更比一个娇美,放眼整个京城,也只有温丞相府上的小姐称得上是国色天香。”

  福禄微咳一声,想要提醒太子说的太过了。

  说什么国色天香,这让以后入东宫的太子妃该如何自处?

  温蕙仪对自己很有自信,可直到太子说出这番话她才将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殿下谬赞了。”

  楚誉在房间里踱步,心里还惦记着方才那位美人。

  “就二位妹妹在此?”

  “还有……”

  温蕙敏刚要开口,就被身旁温蕙仪打断。

  “让殿下见笑了,今日听闻玉函楼有一批来自江南的头面,蕙仪就想着给娘亲选个礼物。这才亲自出府。”

  “哦?你也是来挑选礼物的?”太子突然想到今日来此的目的。

  “是。”

  “那正好本宫今日也是为母后挑选首饰,仪妹妹眼光好,不若帮本宫掌掌眼。”

  温蕙仪连下眼睑,轻声道:“这,蕙仪才疏学浅,恐怕挑的未必能入皇后娘娘的眼。”

  “又不是作诗对赋,哪里用得着这般如临大敌?哈哈,本宫相信仪妹妹的眼光,只要是你挑选的,母后一定会喜欢。”

  这时福禄上前禀报:“殿下,殷掌柜特意留了一批上好的江南首饰,如今就候在楼下厢房,不若让两位姑娘一同帮着挑选。皇后娘娘与丞相夫人交好,也常常夸赞两位姑娘,想来是姑娘们挑选的,娘娘必会喜欢。”

  “福禄说的对,那就有劳两位妹妹了。”

  “能为皇后娘娘挑选礼物,乃是温仪之幸。”温蕙仪内心欣喜,今日当真是不虚此行。

  温蕙敏也是笑颜如花,她已经恨不得立即就去看首饰了。

  楚誉本来没找到那美人,还有些不悦。可眼下有这两个小美人儿作陪,心情倒是舒缓了不少。

  不过出房门时他还是拉过福禄,低声吩咐了几句。

  福禄会意:“殿下放心,奴才必会派人好好在楼里打听,若是那位姑娘还在,定会将她留下。”

  “切莫鲁莽行事,唐突了佳人。”

  “是,殿下放心。”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