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和邓布利多的博弈
作者:生碳铸剑不可      更新:2021-02-23 22:36      字数:4882
  “我十分好奇你最近正在忙些什么,西比尔整天见不到你,她很担心你。”邓布利多不急不慢地说道,“而且斯内普教授和我提到,他有在半夜见到你在走廊里闲逛。”

  “唔......我只是圣诞节那天有些激动得睡不着了。”亚当干巴巴地说,他扯了把椅子坐在隔着书桌坐在邓布利多对面。他才不相信西比尔那个家伙会担心他,自从进入圣诞节假期后,西比尔几乎都没有迈出过办公室哪怕一步——她终于不用去上课,可以整日陪着她的雪莉酒。

  “至于这段时间,事实上,我愈发地感觉到自己能力不够,开始忧虑自己是否有能力担任霍格沃茨的教授一职。”亚当编织着借口,但很显然邓布利多并不相信这一点。

  “亚当,”邓布利多说着两只眼睛凝望着亚当,“我无意探求你身上的秘密,在过分长的人生中,我已经知道过剩的好奇心不是一个好事。但我需要对霍格沃茨的全校师生负责。”

  “邓布利多,请你相信我无意伤害任何善良的师生。”亚当用着坚定不移的语气说道,“我可以保证,我绝对不会做任何有损霍格沃茨的事情。至于这几天......”

  “有求必应室?”邓布利多问,浓密银眉下的眼睛沉思地望着亚当,“你不用惊诧我是怎么知道的,作为校长,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特权的。”

  亚当深吸了一口气,沉默地点点头。

  “你究竟在担心——或者说害怕什么?”邓布利多若有所思地问,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会让你如此恐惧。”

  沉默了好一会,亚当缓缓地吐出一个单词:“伏地魔。”

  亚当这代人(或者说后世的巫师)基本没有对伏地魔的恐惧,起码没有8、90年代的巫师对伏地魔连名字都不敢念出的恐惧,所以他可以毫无压力地念出这个名字。

  “啊哈,就是这样。”邓布利多说,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曾经很多次地和他们强调过,对待事物永远使用正确的称呼。对一个名称的恐惧,会强化对这个事物本身的恐惧。”

  不过很快,邓布利多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他手指尖轻轻在桌面敲打着,“你有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别人吗?”

  “当然没有。”亚当摇摇头。

  “很好。”

  “这哪里好了?”亚当问,“你这是放任一个巨大的威胁在城堡里,伏地魔可不是心慈手软的家伙!”他不理解邓布利多为什么知道奇洛和伏地魔的勾当,还要放任他们在城堡内行动。更别说四楼里还保存着魔法石。

  “我自有我的打算。”邓布利多淡淡地说,“但我更在意的是,你是如何洞察这一切的,亚当,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你是指魔法石?”

  “我想这个不是什么秘密,教授之间大概都清楚。”邓布利多轻轻摇头,同时他的嘴里发出硬糖被咬碎的声音。

  亚当愣了愣,但他很快就笑了起来,他突然知晓邓布利多不抓奇洛了的原因了:还有什么比敌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更加安全的呢?一个暴露出的傻货总比隐藏在暗处的毒蛇要安全得多。

  更别说伏地魔那个家伙可是厉害得多,魔法石得不到,他一定还会企图用别的办法东山再起的,还不如让他把时间浪费在魔法石上面。

  相信邓布利多一定布置了什么机关确保可以确保阻止伏地魔的计划。

  “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吗?”邓布利多微微诧异,他不清楚为什么亚当突然露出笑容。

  亚当轻轻叹息,“您的智慧还真是过人,我想我明白了您的想法。”

  邓布利多错愕地微张开嘴巴,愣了愣,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哈利·波特的那件隐形衣,是您交给他的吧?”亚当低声说,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他和邓布利多可以听清,墙壁上装睡但都在努力竖起耳朵的画像都听不清楚。

  邓布利多本来伸向糖果堆的手都僵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亚当,有些事情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在邓布利多冰冷的蓝色瞳孔注视下,亚当重重地点点头。

  “我当然知道。”他顿了顿,“但我不懂的是为什么你要把隐形衣交给哈利,夜晚的城堡对他而言可称不上安全。”

  “夜游是不被允许的,费尔奇每晚都会称职的巡夜。至于隐形衣,我只是负责把它转交给他,这是他父亲碰巧留给我的。”邓布利多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亚当叹了口气,他大概已经清楚了邓布利多的想法,“邓布利多教授,我想我已经知道了我想知道的讯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当然可以,但我希望你不要整日把自己关在有求必应室里,我真担心学生们都忘记了他们还有一位占卜学教授。亚当,记住这世界上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而不仅仅是仇恨。”邓布利多笑着把硬糖丢进嘴里,显得很轻松。但他在最后一个单词上,声音又显得格外沉稳。

  “谢谢你的建议。”亚当沉默了下,他已经打算离开了。他站起来,邓布利多也站了起来。

  “亚当,”亚当走到门口时,邓布利多说,“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亚当说着,转身要走。

  “还有——”

  亚当回过头,邓布利多站在书桌后面,银色的胡须和齐腰的长发使得他的脸看起来十分不真切,他在这一瞬间看起来苍老极了。他凝视了亚当片刻,然后说:“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但未来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亚当没有回应,按下门把手推开门离开了。

  邓布利多在亚当离开后,一屁股坐下,靠在椅背上,旁边的一个画像凑过来问道:“阿不思,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不知道,这次我有些摸不准。”邓布利多抽出魔杖,把魔杖尖抵到太阳穴上,抽出一条银光闪闪的丝状光芒,他起身朝着黑柜子走去,“不知道他从未来中看到了什么,是什么让他一腔愤怒......”

  “但愿我招他进霍格沃茨不是一个错误......”

  zn03251zxs